乔薇纵入水中后,开始往岸边游,船身太稳,坐在乌篷里尚不觉得,真到了外头才发现他们已经将河岸远远地抛在身后了。

目测,数百米有余。

以乔薇原本的体力,游过去并无多大问题,不凑巧的是左肩受了伤,乏力又疼痛。

鲜血在冰冷的湖水中裂帛,点点晕染开来。

一条体型扁平的小鱼从乔薇身旁游过,优哉游哉的,乔薇没在意它,它也没在意乔薇。

一人一鱼擦身而过。

然而就在乔薇游出了半米远时,一股淡淡的红色液体在小鱼的鼻尖晕染开来。

小鱼摆鳍的动作一顿,随后猛地转过身,在红色的液体中上下游离了一圈,呆滞的眼神渐渐变得兴奋。

它唰的游入水草,水草中唰的涌出一堆同类,最大的约莫三四斤,最小的才巴掌大,浩浩荡荡朝乔薇游去。

感官的敏锐度在水下会直线降低,每一次滑动手臂,那哗啦啦的水声都遮掩了四周的动静,乔薇没听到身下已经被鱼儿炸开了锅。

那群鱼儿追着她,在她身下盘旋,被她手臂的血腥气刺激得不停摆动尾鳍,却没有应身而上,而是强忍住原始的饥饿,缓缓退开三尺,把机会让给了小鱼。

一条小鱼游到了乔薇的脚边,张开鱼嘴,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朝着乔薇裸露的脚踝,一口咬了下去!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咔咔咔。

鱼宝宝的牙齿断了。

鱼宝宝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这个食物太硬了,把宝宝的牙齿都磕掉了!

鱼宝宝泪汪汪游回了鱼爹爹身边。

鱼爹爹呲牙咧嘴地在乔薇四周比划了一阵,又用鱼鳍拍拍鱼宝宝的鳍。

鱼宝宝鼓足勇气,再一次咬向了乔薇,不过这次它咬的不是坚硬的脚踝骨,而是柔嫩的肩膀,肩膀受了伤,衣衫开裂,娇嫩的肌肤毫无保留地裸露在潺潺的流水中。

鱼宝宝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乔薇的伤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咔咔咔!

牙齿又断了。

鱼宝宝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说好的食物呢?为什么这么硬?!

鱼宝宝可怜兮兮地游回了食人鱼身边。

食人鱼让宝宝别泄气,又在水下给它讲解标准要领。

鱼宝宝用稚嫩的鱼鳍捂住眼睛,不论鱼爹爹怎么给它示范,它都视而不见。

食人鱼怒了,这小崽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呀?!

自打被捉来这种鬼地方,半个食物都没碰上,全都在吃草(小鱼小虾,在鱼爹爹眼里约等于水草),后代们的捕食功能急剧退化,再不好好练习,食人鱼就不是食人鱼,是食草鱼了!

食人鱼一尾鳍拍上了鱼宝宝的脑袋,鱼宝宝被拍得在水里栽了几个跟头,可以说十分的凄惨了,食人鱼示意它再去,否则继续挨揍,但鱼宝宝就是不去,死也不去!

食人鱼决定亲身示范,告诉儿子食物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东西,而且食物非常美味,比“水草”的味道好上千倍、百倍。

食人鱼游到了乔薇的身侧,它要进攻的地方是食物身上最肥嫩柔软的一块,它尖锐的牙齿可以咬穿食物的衣裳,准确无误地咬上食物的肚皮。

它张开了比鱼宝宝恐怖百倍的血盆大口,一口咬下去!成功咬断了乔薇的腰带。

腰带突然松开,乔薇还以为是自己游水的幅度太大,才把衣裳都弄散了,并未放在心上。

食人鱼望向鱼宝宝,得意地扇了扇鱼鳍,随后对准乔薇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肚皮,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啪!

食人鱼被拍飞了。

乔薇游着游着,感觉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但依旧没往心上去,大不了是一条鱼嘛,一条鱼怎么了?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乔薇继续自由泳。

食人鱼被拍人的一霎,余下的成年食人鱼全都怒了,一条接一条地朝乔薇咬了过来。

就听见,啪!啪!啪!啪!啪!

食人鱼全都被拍飞了。

乔薇:这个湖里的鱼真多!

食人鱼好容易遇到一个美味的食物,食物没吃到,还被集体暴揍,简直不要太生气!恰巧这时,另一个散发着同样香味的食物朝这边游来了,食人鱼想也不想,一拥而上,将食物团团围住。

这食物不是别人,正是跳下水的李钰。

在听小师妹说湖里养了食人鱼的一霎,李钰便与姬冥修一后一前纵入了水中。

不同的是,姬冥修直接潜入了深水,自湖底游过,那里,很好地避开了食人鱼的活动区域。

李钰这个憨包,却浮在水面上,像一块行走的肥肉,满脸都写着我很嫩,一下就被食人鱼盯上了。

被激怒的食人鱼是可怕的,李钰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发怒的食人鱼狠狠地咬了一口!

李钰疼得大叫:“嗷!嗷嗷嗷!谁咬本殿下的屁股?!”

咬屁股都是轻的,一条巨大的食人鱼游到他身下,对着他腰侧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不许咬本殿下的腰!”

李钰疼得哇哇大叫,他在素心宗学艺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武功学了个半吊子,连小师妹都打不过,又怎是这群食人鱼的对手?

他被食人鱼咬得毫无招架之力。

索性他的公主娘十分有先见之明,恐他身份尊贵,在外遭了歹人暗算,花重金买了金蚕丝软甲背心穿在他身上,金蚕丝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食人鱼的牙齿亦无法将其洞穿,只是有些疼痛罢了。

可这种疼痛对于娇生惯养的九殿下而言,简直就是凌迟。

“啊!”

“啊啊啊!”

“别咬啦!你们这群凶残的鱼类!”

“啊啊啊啊——说了不许咬屁股!”

“再咬本殿下就发飙了!”

“本殿下要灭了你们九族!啊!你还咬!本殿下的屁股!”

屁股上没有金丝软甲,每一口下去,都实打实咬到他的血肉。

九殿下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群食人鱼凶残至极,不仅咬了他的屁股,还游向他腿间,要去咬他的小殿下。

李钰大叫:“锅锅锅!”

船夫立马扔给他一口小锅。

头可断,血可流,兄弟不能丢!

李钰用小锅罩住了他的小殿下。

食人鱼咬得非常带劲,边咬边向鱼宝宝炫耀嘴里的战利品。

儿子,这个食物十分的细嫩与美味哟!

鱼宝宝于是游了过来,张开小小的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咬到了铁锅上。

咔!

最后一颗牙齿也断了。

鱼宝宝哇的一声哭了……

“五师兄,怎么办呐?”小师妹着急地看向跳下了水,扑腾了半天却连半米都没游出去的九师兄。

五师兄恨铁不成钢瞪了李钰一眼,扔了块木板至李钰身侧,随后足尖一点,身如鸿燕,飞向了李钰,单手抓住李钰,脚尖在木板上借力一跃,将李钰整个人都提出了水面。

李钰的裤子早在水下被食人鱼啃烂了,出水的一霎,人是出来了,裤子落在水里了,就剩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一口黑锅罩住了重要部位。

“啊——”师妹师姐们惊吓地捂住了眼睛!

她们捂,李钰傻了,也跟着一捂。

这一捂,出事儿了。

锅掉了……

乔薇还不知身后出了如此香艳的大事,若是知道,定会转头一睹小殿下的风采,以饱眼福。

她现在体力透支得厉害,游上岸的计划宣布告破,她恐怕根本游不到一半便会因失去体力而沉入湖中,她唯有去而求其次,改道不远处的孤岛。

目测孤岛的距离三十米。

可即便是三十米,对于眼下的乔薇而言都比往日的三百米来得更为遥远。

好容易游到最后十米时,泡水太久的左肩失去了知觉,她身子陡然一沉,坠向了湖底。

就在她整个人都要被湖水淹没之际,一只有力的胳膊圈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并带着她浮出了水面。

不用回头,乔薇也知道来人是谁。

说来也怪,明明恨死了他,可到了生死关头,会出现、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她却根本想不出第二个。

“放开!”乔薇挣扎。

她的挣扎是徒劳的,姬冥修一手抱紧她,另一手滑动着,将彼此都带向仅仅十米之距的孤岛。

乔薇手不能动了,嘴皮子却没闲着,喘着气,没好气地喝道:“我让你放开听见没有?你去找你的小师妹!找你的二师姐!找你的素心宗弟子!”

姬冥修没说话,将她带上了岸。

他过敏厉害,本就胸闷气短,在水下更是难以呼吸,上岸后,躺在满是泥沙的河岸边,良久无法起身。

乔薇仰躺着,望着碧蓝的苍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可就算是喘气,她也不想和他一起。

乔薇歇了一会儿,缓过了劲来,慢慢坐起身。

“去哪?”姬冥修扣住她手腕。

乔薇面无表情道:“去哪儿你管不着,你还是好好管管你自己,管管你的那些师姐师妹吧?你一个人跳下水,漂了这么久,她们指不定急成什么样了?回去后美人恩,难消受,后院起火,可别怪我这个大梁好前任没给过你提醒!”

姬冥修淡淡地看向她,显然,没听懂那个前任是什么意思。

乔薇好心解释道:“前任就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意思,我不想和你说话,我也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放开,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姬冥修不放。

乔薇一脚踹上他心口,将他踹翻在了泥沙上,啃了满口。

乔薇站起身来,拍了拍沙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别再来烦我,也别跟着我。”

姬冥修捂住几乎被她一脚踹凹的肋骨,神色复杂地吸了口凉气。

女人力气太大了,看来也不是一件好事。

姬冥修站起身,追上了乔薇。

乔薇顿住脚步,转过身,冷冷地看向他,姬冥修迎上她凌人的视线,他眸中一片深邃,如无垠的渊源,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想些什么。

乔薇不耐地转了一条小路。

他也进了小路。

乔薇又左转,进入一片种了木芙蓉的小林子。

他也进了林子。

乔薇气得直瞪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姬冥修走向她,扣住她手腕。

“你——”

不待她把话说完,便一把撕烂了她衣裳。

乔薇面色一变:“你疯了是不是?”

姬冥修将她扣得紧紧的,饶是她力拔千斤,却挣不开他的一只大手,姬冥修把不知何时摘到的野三七揉碎了抹在她伤口上。

野三七是一味止血消炎的药材,主要分布在云南一带,京城的气候环境根本不适合它生长,可它却长在了太师府的孤岛上。

要不是这株野三七是新鲜的,乔薇几乎怀疑是他一早便带在身上的,但这也说不过去,从云南采来,早已晒成草干,怎么还会如此鲜嫩?

他的指腹轻轻地压在她的伤口上,让药汁彻底渗入。

有些疼。

但一想到他在船上说的话,更疼的却是另一个地方。

乔薇拿开他的手,合上被他撕裂的衣裳,打了个结,转身就走。

他拉住了她的手。

乔薇回头,淡淡地看向他:“你现在知道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我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寡妇,我沉不住气,我蛮不讲理,我会打架会杀人,不温柔也不体贴,以前那些小女人的姿态全都是装出来的。”

姬冥修的眸光没有丝毫的惊诧,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缓缓开口:“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谁跟你闹了?”乔薇挣开他的手,“你别缠着我,我才没功夫和你闹!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一秒都不想!我警告……唔——”

话未说完,被姬冥修捂住了嘴。

姬冥修捂住她的嘴,将她拽到了大树后,她一口咬在姬冥修的手上,姬冥修在水下没被食人鱼怎么着,却被乔薇生生咬出了两排牙印。

鲜血都流了出来。

他却没有松手。

“师兄,是这座岛吗?不会走错了吧?”

对面的小道上,忽然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乔薇已经抬起来要去劈他的胳膊就是一顿。

“不会的,我上个月就开始挖墙脚,不会挖错的,快把盔甲脱了,真沉!”

二人把身上的青灰色盔甲脱了,头盔也摘了,是两个穿着青衣的年轻人,身材魁梧,五官硬朗,与姬冥修李钰之流虽无可比性,但放在普通老百姓家,显然出色了太多。

个子高的那个是师兄,约莫二十四五,师弟二十出头,二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柄利剑,剑未出鞘,便已能让人感觉到剑上的寒意。

二人的手背上有个奇怪的图腾,乍看着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

姬冥修似是瞧出了她的疑惑,在她耳畔轻声道:“剑盟的弟子。”

剑盟的人啊,难怪眼熟了。

乔薇与剑盟的高手打过两次照面,第一次是被六爷调戏的那回,她打伤了六爷,被剑盟弟子追杀,胤王“救”了她;第二次是被胤王追杀,剑盟的弟子救了她。

剑盟弟子的手背上全都有个剑盟特有的刺青。

奇怪,剑盟的弟子怎么到太师府来了?这鬼鬼祟祟的样子,也不像是赴宴的;要说是行刺,那也该游到对岸才是,那边才是太师府的府邸。

而且,他们既是游水来的,为何穿盔甲?

不觉得重吗?!

“咝,该死!”剑盟师兄看了看被生生咬掉一块皮肉的手,扯下布条裹住,“师弟,你怎么样?”

剑盟师弟道:“我还好,没受伤,师兄你没事吧?”

师兄道:“我没事,快走吧,我听说素心宗的弟子也来了,估计也是为了两生果。”

师弟啐了一口道:“素心宗真不要脸!这种好东西应该昭告武林,让大家凭实力争夺才是,就仗着娶了太师府的千金,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把消息捂得实实的,这次偏不让他们如愿!”

师兄耳提面命:“等摘到两生果,就立刻离开太师府,切不可恋战!”

师弟拍拍胸脯:“我明白的,师兄,你就放心吧!师兄快看看地图湿了没?”

师兄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纸,喜色道:“好着呢,走!”

姬冥修的眸光微微一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本以为上了岛要寻找半日才能找到两生果,剑盟却生生送来一份地图。

真不愧是剑盟,素心宗都没弄到的地图,竟让他们弄到手了。

二人藏好盔甲,顺着地图所示,往东南方走去。

路过大榕树时,师兄的耳朵忽然一动:“谁?”

乔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姬冥修神色一凛,反手射出一枚银针,一只松鼠被扎中了屁股,跐溜一下从树洞滚了下来!

师弟如释重负地一笑:“是个小兽,走吧,师兄。”

师兄回头望了望湖面上的船只:“必须赶在素心宗的弟子之前拿到两生果。”

二人加快了脚步。

确定二人走远,姬冥修松开了捂在乔薇唇瓣上的手,掌心残留着她的温度,有一丝暖意。

乔薇却大口大口地呼着气:“憋死我了!你是不是想闷死我啊?”

姬冥修看了看二人的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逐渐朝这边驶来的船只,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住她:“走。”

乔薇要甩开,却怎么也没能如愿,瞪他道:“谁要跟你走?”

姬冥修淡道:“你觉得自己是打得过素心宗的人,还是游得过太师府的船?”

乔薇冷声道:“那也不要你管!我自己的事自己想办法,你管好你的就是了!”

“你是想找死。”

“我死了不是正合你意?”

姬冥修眸光暗了暗,如一片炼狱的深海,一脚踩进去,仿佛就能尸骨无存,就在乔薇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之际,他却忽然云淡风轻地笑了:“是挺合我意的,我把景云望舒带回府,找个家世容貌出众的女人给他们做继母,我日日都能享受天伦,还能左拥右抱。”

“你敢?!”乔薇炸毛,“我警告你,你敢抢我孩子,我让你们冥家鸡犬不宁!”

姬冥修漫不经心道:“你是怕我抢你孩子,还是怕我左拥右抱?”

乔薇的唇角动了动,气呼呼地道:“当然是怕你抢我孩子!谁管你左拥右抱?你爱抱几个抱几个,你的小师妹,你的大师妹,通房丫鬟,姨娘夫人,你就是精尽人亡了也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呵。”姬冥修唇齿间流泻出一丝冷笑。

好汉不吃眼前亏,但乔薇就是与他杠上了,死都不想看见他了!

乔薇转身就走!

姬冥修眸光一动,将她拽了回来:“你知不知道两生果是什么东西?”

乔薇低叱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姬冥修道:“起死回生的药材,能治百病。”

乔薇闻言,神色一顿:“什么病都能治?”

“是。”姬冥修淡淡地说。

乔薇想了想:“我爹的呢?”

“也能。”

乔薇一瞬不瞬地望进他深邃的眼眸:“你别骗我。”

姬冥修没有说话,只是毫不闪躲看着她。

乔薇想从他的神色中辨别出真假,但这几乎不可能,他不想让人猜透他的心思,便是亲爹亲妈也没那本事,他有一半的可能是在撒谎。

但万一他没撒谎呢?两生果真的能治好乔峥呢?

两生果是好东西吧?不是好东西,也不会引来剑盟的弟子入太师府窃取了。

心神闪过,乔薇的心中已然信了大半:“两生果有几颗?”

姬冥修面不改色道:“既是两生果,自然是两颗了,它二十年才结果一次,这几日正是它的果实成熟期,若被剑盟的弟子采走了,你想再等它结果,就得二十年之后了。”

二十年,那时候乔峥都老了,古人寿命又短,乔峥挨不挨得到那日还两说。

不能等。

乔薇把心一横,严肃地看向他道:“那好,我和你一起去采两生果,但你必须分我一颗,否则我就帮剑盟的弟子对付你!”

姬冥修就道:“一言为定。”

乔薇正色道:“但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我与你只是暂时的合作而已,等拿到两生果,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两不相干。”

姬冥修神色平静:“随你。”

二人远远地追上了剑盟弟子。

乔薇还是担心姬冥修是在诓她,一路上问了不少两生果的细节,他答得天衣无缝,若不是他是个天生的谎言家,那么他说的关于两生果的信息便全都是真的。

两生果原本不是中原的产物,是来自一个神秘隐族,隐族是世人对它的称谓,事实上它叫什么根本无人知晓。

没人知道隐族究竟在什么地方,又存在了多少年,以什么为生,有着怎样的习性,只从古书中了解到隐族异常强大,并不与外界来往。

隐族有座灵山,山上种满了珍惜药材,两生花便是其中一味。

当年有人误入了隐族的灵山,从中窃取了几株两生花,以高价卖出,后面那人遭到了隐族的追杀,两生花也被隐族带回,但百密一疏的是,那人的怀中揣了一颗两生花的种子。

太师府是如何得到那颗种子的已无从追溯,但两生花确实开在太师府的孤岛上了。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多,白眉老头儿算其中一个,另一个就是海十三。

海十三连姬无双都没告诉,不是海十三信不过姬无双,实在是他自己都不确定这则消息是不是真的。

况且他只知太师府有一株两生花,不知它何时结果。

许永清知道。

所以许永清来了。

乔薇呵呵道:“素心宗的人下山,不是给你和你小师妹定亲的?”

姬冥修淡淡地看向她。

乔薇讥讽一笑道:“看我干什么?你那小师妹亲口说的?不知道在我面前多耀武扬威呢!”

都在气头上,开口就是争。

姬冥修压下火气,没理她了。

前方传来了打斗声,赫然是两名剑盟弟子遭遇了猛兽的厮杀。

平常乔薇上山摘点蘑菇,都会碰上好多毒蛇,更别说这种稀罕的药材了,必定是有厉害的猛兽庇佑,否则早被那些鸟啊虫的给吃去了。

守护两生花的是两条体形硕大的蟒蛇。

蟒蛇一般是无毒的,它们体型大、力气大,拥有极为强悍的捕猎技能,根本不需要毒牙,但让乔薇惊讶的是,这两条体长七八米的巨蟒的头居然是尖的!

尖头瞬间让乔薇想到了毒蛇。

有毒的蟒,天啦,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两条蟒蛇的力气,比寻常蛇类要大,一尾巴扫过去,将剑盟的师弟扫出了三丈远,重重地撞上大树,跌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师弟!”师兄大叫,怒不可遏地用宝剑砍断了那条蟒蛇的尾巴,这是一条雄蛇,它体积比雌蛇要小,威力却十分迅猛,被砍断了尾巴后,它大嘶一声,一口咬上了师兄的手腕。

师兄顺势,一剑插进了它右眼!

它怒吼着倒在了地上。

师兄的手以看得见的速度变成了黑色。

师兄忙给自己的手臂点了穴,另一条蟒蛇见自己的伙伴被伤成这样,狂嘶着冲过来,一尾巴缠住师兄。

师兄没了剑,被缠得死死的。

师弟爬了起来,抓着剑,一把砍向蛇的七寸。

雌蟒避开了,一脑袋甩向师弟!

师弟又被撞出了三丈远。

师兄拔出了头上的发簪,朝着雌蟒的眼睛刺去!

雌蟒被刺中,张开血盆大口——

姬冥修捂住了乔薇的眼睛。蝴蝶app直播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