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频福利网站在线观看当朔月再次回到餐厅里来的时候,房间里面依然飘散着浓郁的火锅香味,坐在饭桌边的两个男人已经开始变化了样子,但是并没有预想之中的那么苍老,只不过是看上去都像是五六十岁的模样——因为没有孩子在身边,他们就没有多吃多少东西了,而是凑在一块儿,翻字典研究朔月给他们的那个字到底是什么字。

你看,这大大小小本的字典都铺了半个桌子呢!

朔月莫名有点儿小感动,稍微的由来那么一点儿……羞愧感!

她领着小朔夜走过去,把热乎乎的面条放下来,轻声对那两老头说道:“不是吃饭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查字典了?”

白三叶抬起头来,满脸的皱纹让朔月心虚了一把,她咽咽口水,强作镇定。

只听白三叶不以为然地说道:“没事,反正这火锅太烫,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吃完,慢慢吃呗。”

“那个……我不急。”

“瞎说!你现在还没放假吧?明天又不是周末,难道你明天没有课?所以我们还是赶紧帮你查出这个字到底是什么字,这样你也能赶紧回去安心上课。”白三叶说。

喵的,朔月的良心痛了!

她看了一眼盟友小朔夜,小朔夜眼睛一蹬,立马果断低下头,哧溜哧溜吃着面,像个鸵鸟一样地躲避现实。

“……”臭小子,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朔月白了小朔夜一眼,坐下来,看着已经变老了,还在努力地拿着放大镜给她查字典的人,朔月忍不住捏紧拳头,好像仰天长啸问一句:那帮混蛋到底是怎么样才能做到良心不痛地坑别人吃下这个会变老的火锅的?为什么她就做不到和他们一样的平静!

Catherine红衣秋风里的清雅笑颜

泪目!

“那个……也好,你们先帮我查查看这个字是什么字吧,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字,可是我偏偏就是想不起来。”朔月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记忆片段,干净的书房,画纸飞舞,每一张画纸上都画着同一个人,写着差不多的文字,其中一个字就是她现在见到的这个字!

可,

她就是想不起来,那是谁的书房呀!

自家的书房里面有很多古老的藏书,可是,也不长记忆中的那个样子啊。

自己怎么会有那样奇怪的记忆呢?

“这么巧啊!”无名吃惊地看着朔月,然后笑呵呵地说道:“月月,咱俩真不愧是父女俩,你觉得这个字好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也是呢。”

嘤,朔月的良心会痛嘤!

她捂着小心脏,实在于心不忍再坑爹下去了!

“怎么了,宝贝儿,你心脏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无名关切地问。

朔月嘤嘤嘤:“没事儿,老爹,我就是良心痛了一下而已……”

“良心痛?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无名吃惊地问。

“也……没啥。”朔月看着变老的两人,决定还是等会儿再说这件事吧。

她决定还是直接挑明来意,不和司空镜那帮贱人一样坑爹了!

“老爹,你……”朔月指着火锅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火锅?”

无名看了一眼火锅,说道:“有哇,这个火锅,我老板好像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不过你不是说了,市面上的火锅不都长一个样吗?哎呀,这么说起来,我好像很久没有逛超市了呢!”

朔月咳了咳,压低声音说道:“如果……如果我告诉你,这就是你老板的那个火锅呢?”

无名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瞪得大大的,半晌,才问:“你、你不会是在开玩笑的吧?”

朔月可怜巴巴地看着老爹,感觉东窗事发自己将要挨打屁屁了:“不开玩笑。”

“呕……”无名立马转过身,掐着脖子呕吐出来。

朔月Σ(°△°

)︴!

白三叶纳闷地看了无名一眼,微微皱眉,说道:“怎么了?吃饭的时候,你这样做是干嘛?没礼貌!”

无名实在吐不出东西来,他只好擦擦嘴巴,坐直身体,苦着脸对朔月说道:“月月你想干嘛?我老板的这个锅啊,是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的,搞不好就是死人的东西!你你你、竟然用死人的东西给我们煮东西吃?妞儿啊,你再怎么坑也不能坑爹啊!”

朔月汗(⊙▽⊙)b:“老爹,你、你的槽点就只是这个?”

无名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没好气地瞪着这坑爹女儿,说道:“不然呢!”

朔月汗(⊙▽⊙)b,看来无名并不知道吃了火锅会变老的事情,只是单纯地觉得她不应该拿死人的火锅出来给他们吃!

嗯嗯嗯……

那吃了火锅后的副作用这件事……还是稍微晚点儿再说吧!

朔月眨眨眼,软萌萌地对无名说道:“对不起,老爹,我不知道,可是你看这个火锅是插电的,而且还是触控的,怎、怎么会是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的呢?古人会用电吗?”

“对啊,坟墓里怎么会有现代电器?那个墓里面有电线吗?”白三叶问,并夹起一片青菜,放到嘴里面,津津有味地嚼着。

朔月怎么觉得,白三叶仿佛是在嚼自己的良心呢?嘤嘤嘤!

无名的表情一秒钟立马恢复正常,他也纳闷地说道:“说的也是哟。当时从坟里面挖出这玩意来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古墓里面怎么可能会有现代电器呢?而且这东西看起来还很新呢,擦完表面的尘土来看,就跟新的一样,你们说,是不是?”

“是!”朔月用力地点头,万万没想到这火锅还真的是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的,她一直都以为司空镜是在和她开玩笑呢。

“该不会是有什么小贼带着火锅进坟里面,一边倒斗一边吃火锅吧?”白三叶问。

无名郑重地点头:“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话锋一转,他却这么说:“客是我也没有在那个坟里面找到什么盗洞啊!根本就没有盗墓贼进去过,又怎么可能是现代人带进去的玩意呢?你说对不?”